国际汽车

尊贵的龙、威武的虎、忠勇的狗 南京历史上的龙虎狗

2017-10-09 22:29

  “生旦净末丑,神仙龙虎狗”,后者说了舞台上三种类型的人物:尊贵的龙、威武的虎和忠勇的狗。其实,民间传统思维常用“龙虎狗”来概指事物的多层次、多侧面。在南京这个大舞台上,和“龙虎狗”有关的传奇故事就有不少呢。

  三兄弟中,诸葛亮最有出息、名气最大,被誉为“龙”。据传赤壁之战前夕,诸葛亮受刘备之命出使东吴,有感于金陵的山水雄壮,发出了“钟山龙盘、石头虎踞,此帝王之宅”的感叹。“虎踞龙盘”这个四字成语了诸葛亮和南京结缘,也成为南京千百年来的城市名片,使紫金山、石头山成为景仰的名山。

  其实诸葛亮和南京最亲密的接触,是在秦淮区中华边的军师巷。诸葛亮作为使臣到金陵,吴主孙权正是招待他住在这条城南的小巷内,并与其兄长诸葛瑾相见言欢。可惜近年拆建之后,这条巷子空留“军师”其名,已见不到昔日景象。

  在军师巷内与诸葛亮促膝谈心的诸葛瑾,其实排行居长,却被称作“虎”,理由当然是功绩不如兄弟卓著。其实诸葛瑾亦为东吴倚重的大臣,文才武功都不是平凡之辈可比。

  公元215年,诸葛瑾出使西蜀,在相互猜忌的吴蜀两国之间折冲尊俎,当是有一颗“虎胆”的。多年之后孙权称帝,他受封为大将军,驻荆州与蜀汉对垒,也当有慑人的“虎威”。如此看来,他的“虎”名来之不虚。

  不过,从形貌上看,诸葛瑾并不像虎。对此还流传有一则笑话:因为诸葛瑾脸特别长,酷似驴,有一次孙权命人牵来头毛驴,在驴身上写了“诸葛瑾”三个字,想以此取笑他。不想诸葛瑾有个聪明的儿子诸葛恪,在父亲名字后面加了“之驴”两字,然后就理直气壮地将这头驴牵回了家。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出,诸葛瑾当时举家生活在南京。后来这个诸葛恪也一度掌握东吴军政。

  诸葛亮的从弟诸葛埏,被称为“狗”,远在许昌,也做了曹魏的征东大将军。兄弟仨分在三个敌对国家,各事其主,并为重臣,这亦是历史上少有的奇事。

  元末群雄并起,辅佐朱元璋开创大明王朝的将领中,也有“龙虎狗”组合。他们就是徐达、常遇春、胡大海。三人多年围绕着南京四郊冲锋陷阵,都可算是大半个南京人了。

  这一组合中的“龙”徐达功劳最大,享誉最高,和南京结缘也最深。大明开国初始,他并未就此安享太平,还在风沙弥漫的北方蒙元,竭尽忠诚。

  朱念其功劳,多处宅邸园林,到如今这些地方多已成了南京著名景点或市民公园。如现太平历史博物馆所在地瞻园,就是当年徐达王府的一部分。与夫子庙毗连的白鹭洲公园,当年则是徐府的私家花园,因在王府之东,又名“东园”。传说当年朱、徐达君臣对弈,徐达凭高超棋艺,一盘终了在棋枰上现出“”字样,令龙心大悦而封赏的胜棋楼,至今还立在城西莫愁湖边。

  徐达这条“龙”死后葬在紫金山的北面,因其身后被封为中山王,他的墓也被叫做中山王墓。其后五百多年,山的南面建成了中山陵,构成“钟山前后两中山”的绝妙景点搭配。

  至于“虎”常遇春、“狗”胡大海。可惜二人很早便死在征战之中。朱元璋登上皇位后将他们封为国公,并营造墓园四时祭扫,还给其后人赐封爵位,敕建府第。至今南京的地图上还可见到多处有关遗迹。城东有条常府街,当年朱赐给“虎”将常遇春后人的府第就在这条街上。

  近代史上也有“龙虎狗”,那就是“北洋三杰”:王士珍、段祺瑞和冯国璋。在袁世凯帐下,王士珍出谋划策,是“龙”;段祺瑞奔走驱驰,是“虎”;冯国璋竭尽忠勇,是“狗”。其中的“虎”和“狗”与南京也各有一段渊源。

  冯国璋作为“狗”,离不开他对袁世凯的痴忠。早在辛亥之际,清廷不得已请出袁世凯,冯受袁的命令,带兵在湖北前线与军厮杀,就显出他对袁不计事理、不计得失,有如一样的耿耿忠心。1913年袁世凯刺杀了宋教仁,篡夺谋划,冯带兵扑向南京了“二次”,做上了江苏都督。这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不智之举。由此他的“狗”名,一度为百姓所不齿。

  所幸的是,以后袁世凯称帝时,冯国璋明智地选择了通电“护国”,保持了晚节。从这一点上来看,他还是不失忠勇的。

  至于北洋之“虎”段祺瑞,“九一八”之后,曾在南京有三四天盘桓,受到国民礼待。那时段祺瑞已下野多年,“虎死威尚在”,日本人想借他的,扶植其作傀儡。段不愿当,接受当时国民安排,离开天津到上海定居。可以说这只“虎”保全晚节的举动,是南下途中在南京完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