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晚开码结果查询开奖162期

打工8年最高月薪3100元做头条号后却年入50万

2017-11-24 13:27

  欢子,短视频网红,头条号「欢子TV」创作者。2017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上,他应邀,讲述了自己从农民工到短视频网红之。

  一年前,他还在广州一家商场做保安,此前,他曾做过蔬菜搬运工、家具厂学徒、电子厂工人,打工 8 年,最高月薪 3100 元。开通头条号后,他拍摄的农村原生态短视频大受欢迎,一年累计播放量超过 2 亿,积累粉丝超过 50 万,年收入也达到了 50 万。 他说,我是很努力才有这个运气的。

  大家好,我是曹欢,是头条号「欢子TV」的作者,我的头条号是专注拍摄农村原生态生活短视频的。

  我视频的策划、拍摄、出镜、剪辑、运营都完全由我一人负责。目前,我在头条号已发布了 300 多个视频,累计播放量超过 2 亿,粉丝 50 多万。可能和其他嘉宾相比,50万粉丝不算特别多,但对一年前还是个保安的我来说,这是完全想不到的。

  我的家乡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一个偏僻苗寨。家里有三个孩子,我是老大。因为家中不富裕,2008年初中毕业后,我就外出打工。临出发时,爸爸塞给我800块钱,再三我省着用。

  蔬菜搬运工是我的第一份工作,拿到第一笔工资时,我老开心了:「我终于开始挣钱了!」1400块的工资,我寄给家里1000块。

  2010年,我18岁,做了木匠,工资涨到3000块。有了点经济基础,我谈了一位女朋友,她是我的初恋。谈了两年,我俩准备回贵州老家见见我父母。

  没想到,她一踏进我槛,当着我爸妈的面嚷嚷:「你家怎么这么穷?」她不客气的表达让我很难受。

  分手后,我经朋友介绍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,每月3100元。这份工作也是我人生的转折点。

  因为保安的工作相对清闲,我有很多时间玩手机,常常看短视频。看得多了,我也跃跃欲试,拉上几个朋友自编自导自演一些搞笑视频。一个在工作的朋友,叫曾哥,他看到我的视频后我辞掉工作心做自,告诉我这两年时短视频的黄金期。

  但我什么都不懂,问他:「自是什么?能赚钱吗?」他回答我这不好说,有可能分文没有,也有可能挣个100万。

  这非常有力。虽然我担心挣不到钱就白费了,不过想到我还这么年轻,为何不试试,大不了失败了继续做保安,于是我辞职回到贵州老家。

  我父母比较传统,非常不赞同我的决定,常念叨着「人家(村里绝大部分年轻人)都在外面打工挣钱,你却待家里,简直不像话!」村里也四起,我成了不务正业、游手好闲、整日拿个破手机到处拍的无业游民。

  但第一个月,我的广告收益只有1279元。受挫的我怀疑搞笑视频这条太窄,琢磨着拍点别的内容。我身边都是和我一样外出挣钱的农民工,他们常常想念家里的田地、妈妈做的菜肴和农村生活,所以我就想,拍摄农村题材是不是会受广大农民工的欢迎呢?

  捉鱼、割稻、炒扁豆、煮南瓜粥、放牛、烤鸡我的手机对准了农村日常生活,它们出奇地受欢迎。早期有条关于《有多少人会羡慕农村人的生活》的视频,拍的是我家旁边的一处田园,在头条号发布当天播放量就达到280万,评论有15000条,我花了整整一宿才回复完。很累,但也很美妙。

  之后又有一条介绍苗族过年习俗的视频,播放量竟有700多万,转发3万多,光这一条视频我的广告分成就有1万多。我觉得很满足。既获得收入上的提高,还了苗族文化。

  后来我整理了我的目标用户,有三类:一类是农村人,他们看我的视频就是看自己;一类是向往农村生活的城市人;还有一类是进城挣钱、想家的农民工,他们也是占比最多的。

  视频火了之后,我更有干劲了,买了DV,后来又买了单反、滑轨和无人机。拍摄还是很辛苦的,记得有次拍捉泥鳅,那天很冷,我在田里待太长时间,都湿透了。一连发烧了好几天,差点挂掉。

  我的视频播放量持续暴增,每个月在头条的收益差不多有3、4万。也收获到了很多粉丝的鼓励。我记得有一个头条粉丝,在我一条炒扁豆的视频下面,打赏了我4000块,并且评论说:看了你的视频,我想妈妈了。

  在连续拍摄了300多集的短视频后,我进入到创作瓶颈期。家乡基本拍了个遍,素材越来越少,我要怎么保持一个稳定的内容产出呢?这个时候,有一位湖南粉丝给我发私信,提议我去他家乡拍摄,我觉得这个思很不错。

  所以我计划走到中国更多的农村去拍摄视频,我把它叫做“走进千村万户”,给自己定下「5年内拍摄1000个村庄的10000户人家」的目标。它减轻了内容持续更新的压力,源源不断、缤纷多彩的题材,也让粉丝可以看到更多中国农村的原生态风情,看到各地不同的民俗文化。

  因为在头条拍视频赚到了钱,我把两个在外打工的弟弟也叫回来,回乡帮我拍摄。现在他俩在我的带动下,各自运营起自己的头条号,也能在家乡赚钱了。

  村里人对我的评价也不一样了,嘲笑我的人不见了,夸我的变多了,有人说我是「苗家的窗户,全村的偶像」。还有的人来问我,能不能也教他儿子拍视频。

  短短一年里,我从一名月薪3000的农民工,变成有50万粉丝,年收入50万的头条号创作者。从0播放量到累积过2亿,在网上也慢慢有了一定的影响力。我现在准备在老家新盖一所房子,让父母住得更好一些。

  我承认我是一个幸运的人,抓住了头条号和短视频的机会,但我也是一个足够努力的人,是我的努力和努力,让我有了这份幸运。